525番外小荷才露尖尖角番外大结局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萧晴,你未来打算做什么?”

  萧晴手里摆弄着一只古董的花瓶,想之前沈迎禾交过自己鉴别的方法,脑子根本没考虑这句话问的初衷。

  “当然是要做医生啊!”

  沈迎禾点点头,绕着身体去了办公桌后,“天下的医生也不缺一个,但是沈氏这把交椅就只能一个人来坐。钤”

  萧晴不笨,回头看沈迎禾有点认真,“阿姨,你该不会想让知行放弃这么多年的学业吧!”

  沈迎禾挑眉,萧晴微微张开了嘴巴,“我?”

  萧晴果然聪明,话刚出口,自己就吓坏了自己,“不不不!阿姨,我怎么可以!”

  沈迎禾浅浅一笑,伸手按下了遥控器,萧晴这才发现,沈迎禾整个身后5米左右见方的墙面居然是个晶体。那上面一闪之后,沈氏的宣传片在整个房间的环绕立体声的衬托下,竟然无比的震撼。

  沈氏真的好大。估计这几年里,英国人无人不知的。

  如果说没有动心那都是假话,萧晴的面色越来越凝重,直到这宣传片播放完毕。

  影响黑掉的一刹那,萧晴抬头看了沈迎禾。

  “这么大的沈氏,不仅仅是我和他爸毕生的心血,你如果也对国内有些关注的话,应该知道,沈氏是几代人留下的家业,我们是一定要传承下去的。”

  萧晴张了张口,但沈迎禾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。

  “阿姨其实真的不想逼你,而且今天我带你过来公司,他们父子俩也是完全不知道的。但是你和知行走到一起,势必是要有一个人做出牺牲,如果你希望牺牲的那个是沈知行的话。”

  萧晴又是一番的错愕。脑子里像短篇一样放映着。之前沈知行跟自己讲过上一辈的爱情故事,萧晴清楚的知道,眼前的沈迎禾曾经为了这份爱情,为了沈家做出过多少的牺牲。同为女人,她真的该做点什么不是吗?

  萧晴低头抿了抿嘴,“阿姨,我这一辈子是一定要当医生的。”

  生迎禾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失望,不过她不是万恶的婆婆,“难道你有什么苦衷?”

  萧晴想起来,她好像很久没有背那个破旧的书包了,因为手里攥着的是当初沈知行送她的子母包。

  “知行跟你说过没有?我曾经有一个双胞胎的妹妹。”

  “额……说过一嘴,难道这有什么必然的联系?”

  萧晴这么多年,也只是在那一次跟沈知行提过,但是细节却一直埋在心里。萧晴本想一辈子烂在肚子里,不是害怕去怀念,更是因为一想到过去,她就会感到羞愧。

  察觉到萧晴的异样。沈迎禾从办公桌后走了过来,“好孩子,慢慢说。”

  两个女人坐到了沙发上,沈迎禾攥着她的小手,一脸诚恳的做着倾听者。

  “我们是不足月的双胞胎,从出生的时候,妹妹身体就一直不好。而我其实也没有现在这么健康。”

  萧晴紧皱了眉头,看一眼沈迎禾心里想要去依赖,“我妹妹小时候很聪明,本来大家都以为我们会是同样的天才儿童。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窗就会开另一个门。大概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  “妹妹18岁那年身体已经不行了。而我偏在那个时候肾病住了院,差点就跟伦敦大学失之交臂。后来我好了,如愿进了伦敦大学。我妹妹却走了。”

  沈迎禾哑口,望着这个向来开朗的萧晴竟不知这一刻要说些什么。

  “是的,阿姨。”萧晴含着泪,一只手按了身体的某个地方,“这里,是妹妹送给我的。”

  沈迎禾揽过了萧晴的肩膀,感受她整个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。所以萧晴才要坚持学医么?沈迎禾记得儿子曾经说过,她喜欢带一个破旧的帆布包,珍惜如命一般说那是她的妹妹。

  只是,沈迎禾知道的太少了,竟觉得刚才自己的那段话有些愚蠢。

  “好孩子。”沈迎禾直起身体,轻抚了萧晴的额头,“如果你真的在医学上能有所成就,阿姨为你投资一家医院好吗?”

  ……

  愉快的假期通常都是短暂的,一个月后,沈知行带着萧晴又折回了伦敦。萧晴后来总结道,她很喜欢这个女强的沈家,唯一一件让她尴尬到无比的事情。就是沈迎禾曾带着她和沈知行一起去了一趟医院。

  萧晴是学医的,她百般证明自己的身体没问题,但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准婆婆。所以当着医生的面,确定了她和沈知行两个人生育都没有问题,沈迎禾才最终罢休。

  老来得子的家庭,果真是伤不起啊!

  新的学期开始,沈知行直接外边的公寓租下了房子。萧晴打死不同意,好歹两个人算的上是伦敦大学的风云人物,如果就这么同居了,还不是走到哪里都会成为别人的谈资?

  这两天,萧晴在校园里走路都是疑神疑鬼的,生怕沈知行从哪里窜出来,拉着他就没完没了。实际上,就连研究室她现在都不敢过去。

  进了寝室楼,萧晴长长呼出一口气,这么艰辛的生存还真是不容易啊。依旧左顾右盼上了三楼,终于安全了,她一推寝室的门,“各宫小主,我回来了。”

  鸦雀无声,几个同寝室的女生还在。气氛异常的诡异。

  萧晴的寝室,是一个四房一厅。姐几个平时都喜欢窝在自己的房间里,就没有今天这么齐的。

  “你们今天很奇怪哦!”萧晴瞧着沙发上一字排开的几个女人。萧晴一拍脑门,“难道今天有新剧开播?”

  寝室老大翻了个白眼,朝身后萧晴的房间指了指,另外两个姐妹肯定的点点头。

  “你们这是见了鬼了么?”萧晴手臂一摆,径直走过去推来了自己的房门。顿住脚步,萧晴惊叫一声,“妈……妈妈。”

  “怎么,我来看看你,你有什么可害怕的?”

  萧晴怎么可能不心虚,估计母亲刚走进伦敦大学就应该听到她跟沈知行的事情了吧。沈知行以前非常低调,但是自从跟萧晴确定了关系之后,就时常会在学校里扯着她的背包到处跑。所以这对国人的恋情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。

  萧晴掩了门,站在那里不敢近身,“呵呵……妈,你来的正好,我也有事情想要向您汇报。”

  萧晴下意识的擦了头顶的汗,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想哭还是想笑。

  “说什么?说你婆婆准备的订婚礼很满意?还是说沈知行那小子真的很不错?”萧妈顿时翻脸,甩了枕头过来。

  萧晴慌张的没有接住,直接被砸中了脸。

  “呜呜呜,疼哦。”揉着鼻子,萧晴心里确定了一件事情,自己还没想好怎么把这事情告诉父母,好像沈迎禾那边已经展开动作了。

  “妈,你听我解释啦……”

  萧晴刚想张口说话,后脑又被门板狠狠的撞了一下。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?怎么腹背受敌?萧晴怒着一张脸回头,看沈知行站在门口,“萧晴,你居然还躲着我……”

  萧晴身体一跃,直接用两只手堵上了沈知行的嘴。

  萧晴的眼睛差点就要瞪出来了,一个劲的向后撇,沈知行一愣,越过萧晴的小脑袋看到了床上端坐着的女人。

  四十几岁,干净整洁,短发。

  “妈,没事。走错门的。”萧晴转过小脸傻笑着,然后手里紧忙把沈知行往外推。

  “你这是女寝,怎么会走错门?”萧母起身,“你应该就是沈知行吧。”

  沈知行站定,“是的阿姨,我就是。”沈知行绕过傻掉的萧晴,朝萧妈妈走过去,隔了两个人的距离,沈知行欠身鞠躬。

  190和165的身高差距,萧妈妈仰头看这个比自己女儿还小三岁的沈知行。皮肤白皙,五官精致,外表斯文,而且修养还不错。

  沈知行的一切在上一辈人的眼里,都是无可厚非的,只是萧妈妈有一点担心,因为出身太好的人,对感情不一定会忠贞。

  这也是萧妈妈在接到沈迎禾电话后,想要来亲自看一下的原因。

  “请坐。”萧妈妈让了个身位,然后顺势又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,“你也给我过来。”

  沈知行落坐,把萧晴拉在了自己的身后。萧晴低着头,两只手在怀里搓着,看样子,萧家的家教真的很严格。

  “你妈妈给我打过电话了,这件事情对于我和她爸爸来说,实在是太突然。所以我就不请自来了。”

  沈知行点点头,并没有解释什么,其实他心里也有些小紧张,但是最好的表现就是沉默,怎么也要听听萧妈妈的下话。一阵沉默后,萧妈妈语气变得没有那么生硬了。“你觉得你和萧晴在一起合适吗?”

  “我配不上她。”

  这样的回答倒是让萧妈妈有些吃惊,印象里,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是鼻子朝天的,尤其是在国外的华人里,傲骨的子弟几乎比比皆是。

  “萧晴是我见过最纯真的女孩子,相比之下我的家庭多少有些复杂,不过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,如果阿姨跟我母亲沟通过的话,相信您应该听得出来,我的父母也很喜欢萧晴的。”

  萧妈妈点头,她虽然只跟沈迎禾通过一次电话,算的上融洽。

  “订婚的话,就有些急。我觉得至少你应该先到我们的家里看看。结婚跟恋爱不同,结婚是两家人的事情,我不希望因为你们年轻,而草率的做出决定。”

  沈知行点头,其实如果这个假期前,如果萧晴坚持自己的意见,沈知行真的打算去拜见下岳父岳母的。

  “曼彻斯特是吗?如果阿姨觉得方便,我们明天就可以一起过去。”

  萧妈妈目光闪过错愕,只有心底坦荡的人才会毫不犹豫的同意。“好,那就明天吧,萧晴的爸爸其实对这件事情也有点急,只不过他身体不太好,不能一起过来。”

  萧晴在身后扯了扯沈知行的手臂,小小的手心里早已经冒出汗了。

  沈知行礼貌的起身道别,萧妈妈又喊住了他。

  “你平时经常这样不打招呼的到萧晴的寝室来么?毕竟是男孩子,这样是不是不太好?”

  沈知行微楞,“平时不会。只是暑假回来,萧晴差不多也该准备毕业论文了。所以我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想让她安静的准备毕业,她最近都躲着我。”

  沈知行还真是一点不说谎啊,听得萧晴又是一阵头皮发麻。

  萧妈呛了一声,“好吧,那你先回去吧。”

  ……

  萧晴借着晚上出去买饭的缘由跑出去了一趟,就在伦敦大学的林荫下短暂的跟沈知行见了一面。

  “我爸爸很凶的,无论他说什么你一定不要顶嘴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萧晴摆了摆手手臂,“反正你别管了,如果没算错的,我大姑二姑,还有三个姨,两个小叔一个舅舅,加上他们的孩子的话……”

  沈知行一揽萧晴的肩膀,“你在紧张什么?难道我这么帅气还才华横溢,还搞不定他们?”

  萧晴扶了额头,真不敢想象明天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。

  “你爸爸身体不好?”

  萧晴无精打采的哦了一下。其实萧家的事情沈知行知道的不多,但是估计萧家姐妹的身体多半也是受基因影响,所以萧晴才会被管理的这么严格,他能体会那对父母的心情。

  “所以你才选择学医?”

  萧晴又点了点头,“一方面吧。”

  ……

  萧晴坐在自己的客厅里跟一众亲戚大眼瞪着小眼,皆是一脸的紧张。自从沈知行跟母亲上了楼,房间里就传出阵阵低吼的声音,不用想也知道是爸爸在吼,所以萧晴格外的紧张。

  “怎么没动静了?”三姑30出头,推了推萧晴的手臂,“小晴你要不要上去看一下啊,我看你那个小男朋友估计招架不住。”

  “呜呜呜……我不敢啦。”

  门里,萧妈妈扶着萧父的身体,给他嘴里送了一粒药丸进去。沈知行反而没有想象的那样紧张,就连刚才进门就是一顿被吼,他觉得也不及当年父亲冷目扫过那般吓人。

  沈知行趁着老人吃药,缓步走去了萧父的床头,一个小小的药瓶捏在手里,沈知行皱眉想着什么。

  “阿姨,叔叔这病多少年了?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