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部分阅读(1/2)

加入书签

  暗地里却是赵太后宠爱的面首。

  看着眼前那支大鸡笆怒昂昂的,少说也有近一尺长、三寸粗,赤红的竃头好似小孩拳头般大,赵姬目瞪口呆,像在安抚一头正在马蚤动的野兽般,既爱且怜地轻轻抚摸着。赵姬真想含着它,却不知从何下口。

  其实,嫪毐也不是只凭着神奇宝贝而吃遍四方,对付女人他真的有一套。

  嫪毐让赵姬仰卧在床上,一双手既像按摩,又像抚摸,在赵姬雪柔的肌肤上灵巧的动着。搔、抓、揉、压、搓……让赵姬全身的触觉来不及分辨,究竟现在嫪毐的手正在做甚么动作,只是一阵阵的舒畅。

  嫪毐还把唇舌,贴着赵姬从头到脚,细细的亲舔一遍,最后停在她的荫部。

  嫪毐拨开乌油油的荫毛,把嘴唇贴到荫唇上接吻着,还用舌头撩拨凸出的阴核。

  赵姬的手一直也没放开过嫪毐的y具。

  当嫪毐俯在赵姬身上时,只见赵姬双颊飞红,媚眼如丝,欲情完全流露在她娇艳美丽的脸上,心神却早已飞上九霄云外了。嫪毐流露出嘲虐的神色,腰臀一用力,大竃头及鸡笆就进去了三寸多,然后再慢慢地缓缓的“挤”入。

  “啊!”赵姬紧跟着一阵惨叫,彷佛时光又流回她那c女的第一次,那种永难忘怀既甜蜜又哀伤;既期待又受伤的刺痛。不过,很快的赵姬的?1B1慢慢在适应了,她也开始浪叫起来了。

  抽送中的鸡笆,彷佛更加的暴涨,但也因为丰富的滛液在作润滑,使的抽动顺畅无阻。嫪毐紧紧的压在赵姬丰满的肉体上,一手紧紧的扣住她的香肩,另一手猛抓她的|乳|房,手中喝喝有声的呼着气。嫪毐的鸡笆在赵姬的滛1B1里,是愈抽愈急,愈c愈猛。

  赵姬只是娇喘如牛,媚眼微闭,全身不停地颤动,享受着阵阵快感猛上心头,真是欲仙欲死,而蜜1B1里的滛水也不断的往外冒,荫唇更是一张一合的吸吮着。嫪毐凭经验,知道赵姬快达到高嘲了,遂把双手紧紧搂住她肥嫩的臀肉,抬高抵向自己的下体,用足了力气,拼命的抽c,大竃头像雨点似的,打击在的芓宫上。

  嫪毐使出最后绝招,抱住赵姬把身体挺直,鸡笆就像串烧的竹签一样串c着赵姬的身体。赵姬此时舒服得魂飞魄散,双手双脚死紧紧的缠在嫪毐的身上,不住的抖动着,芓宫一开一放,猛吸吮大竃头,一股滛精喷泄而出!

  嫪毐脸上出现了胜利的笑容,抖动下身,让鸡笆一阵冲刺,此时赵姬觉得全身魂魄已离身而去了。嫪毐作最后一顶,然后便静止不动,许久……赵姬脸上惨白的,早已昏眩过去了。

  赵太后对嫪毐的宝贝甚为满意,而从此就日夜缠着嫪毐不放。当然,也因此让吕不韦得以解脱。

  隔不了多久,赵太后竟坏了嫪毐的孩子,但是她怕事情被张扬出去,就和吕不韦商议。吕不韦就想了一个办法:“这样子好了,我们先找一个卜卦算命的人来,买通他,让他故意卜个假卦,说是太后您最近玉体欠安,一定得移居到雍城的离宫才能使玉体复原。这样一来,嫪毐也可以跟着您去了。”

  于是,嫪毐就跟着赵太后到行官去躲避一阵子,并替替嫪毐生下一个儿子。

  不料,隔了一年,赵太后竟又替嫪毐生了第二个儿子,到这种境地,她竟一点也不知要节制。

  当时,由于赵太后十分宠爱嫪毐,所以嫪毐就逐渐地掌握赵太后所拥有的政权,而成为一位相当重要的政坛人物,并且他也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,还养有食客千馀人,声势直逼吕不韦。也因为嫪毐权势过大,又不知有所节制、收?,所以难免树大招风,招致人怨。

  当政逐渐长大之后,开始能够统理政事时,有一个人,因为对胶毒恨之入骨,于是就向政告发赵太后和嫪毐之间的丑闻,以及嫪毐并不是真正的宦官。因为赵太后迷恋于他,于是就假藉身分瞒混进宫来。还说他们正阴谋地计划着,想要把皇上废掉,立他们自己的儿子为天子口……

  就这样,政开始起了疑心,并且派人去调查这件事情、搜集证据。而嫪毐一得到这个消息,知道事情一定没那么容易解决,因此想先下手为强,就在行宫举旗反叛。可是,嫪毐并没得逞,还被处以五马分尸之酷刑。而他们所生的那两个儿子也因此被杀。

  秦始皇念于赵太后是生母,不能降罪,就把她送到贲阳宫去。从此不但不再有入关心她,而且在贲阳宫还必须过着被软禁的生活。

  另外,秦始皇也查到吕不韦跟赵太后也有一手,于是免去他相国的职位,也为了顾及他是自己的亲父,因此只要他隐居在僻壤的地方,终其一生不得再出来做官。这下子,吕不韦算是也栽了个筋斗,所以他看破了红尘,服毒自杀了。

  据说,当赵太后被移送到贲阳宫之后,一直到去世,这段漫长的十年岁月里,她竟然还是不改往昔的作风,经常引进各式各样不同类型的男子,整天沉溺于色欲,毫不觉得厌倦。

  并且,这时候的她,又开始恢复她十七、八岁时,在邯郸那条小巷的欢乐场所中所保持的怪脾气,也就是:每次必定和不同的男子做嗳,凡是她玩过的男子,以后绝不再加以理睬。

  经过十年,赵太后逝世,享年五十。

  注:赵姬有的称夤姬,也有的称夏姬、夏太后

  第二十二集

  珍妃

  珍妃之一珍妃这个美女,她是清代皇宫里众多美女中的美女,所以光绪皇帝非常宠爱她。可惜她得罪了慈禧太后被赐死。正所谓红颜薄命,光绪无力救她。她竟要用自己的肉体去自救,谁有艳福去享受她迷人的捰体呢?请看┅┅公元一九零零年,英,法,美,俄,德,日,意,奥八国联军佞略中国,六月十七日攻占大沽炮台,七月十四日占领天津!侵略大军直扑北京城,京城百姓争相逃难,躲避战祸,皇宫之内,更是一团混乱!慈禧太后准备逃到山西一带去,整个宫中都陷入恐慌之中。

  光绪皇帝和地最心爱的珍妃,也在收拾她们的细软,准备随太后西逃。珍妃是光绪的最爱,却是慈禧的最恨,如果跟慈禧西逃,路上一定日子难过。于是,珍妃便偷偷跟光绪帝商量,不如逃到江南去,以便摆脱慈禧太后的控制,届时再跟洋人谈判。光绪帝觉得珍妃言之有理,又怕慈禧太后不答应,二人于是秘密商量。不料伺侯他们的太监早已被慈禧太后收买,将他们的密谋全部告诉了慈禧。

  慈禧太后大怒,决定除掉心腹大患。但是光绪帝是一国之君,她不能把皇上杀掉,于是她把一肚子气都出在珍妃头上!

  “马上传都统龙胜保来!”龙胜保是宫廷御林军的都统,手握重兵,他立刻来到太后殿前。

  “龙胜保,你立刻跟李莲英去见皇上,传我懿旨,将珍妃处死!”

  “喳!”李莲英大声回应。

  龙胜保心中吃了一骛,要杀掉皇上最心爱的妃子,可不是开玩笑的!

  “禀太后,”龙胜保有些犹豫∶“卑职如何向皇上交代?”

  “哼!皇上还不是我手中的木偶?”慈禧冷笑∶“放心,有李莲英跟你去,怕甚么?”

  “喳!”龙胜保知道太后杀珍妃的决心∶“启禀太后,要珍妃如何死法?”

  慈禧太后想了一下,冷笑一声∶“她好歹也是皇妃,赐她一个全尸吧!”

  “喳!”

  龙胜保和李莲英,捧着太后的圣旨,来到了光绪帝的寝宫。“甚么?”光绪帝听了太后圣旨,如遭雷击,整个人一下子瘫软在地上。在他身边的珍妃,更是吓得全身颤抖,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。她知道太后一直不喜欢她,可是却没想到她在仓惶逃命之前,竟然还要杀她。

  “皇上,救命啊!”珍妃双手抱住光绪帝,希望这个一国之君能伸出援手,救她一命!

  可是,光绪帝比她更怕慈禧太后。他知道,自己能做皇帝,完全是慈禧一手安排的,如果违背了太后,恐怕自己连皇帝都做不成了!因此,任凭珍妃如何哀求,光绪帝只是哽咽抽泣,不说一句话。

  “时辰已到!”李莲英催促着。

  光绪帝长叹一声,双手推开了珍妃,然后用袖子掩面大哭。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珍妃此时才看透了男人的心,她长叹一声,缓缓站起∶“不知如何死法?”

  龙胜保到了此时仍然对珍妃持臣下之礼,因而跪下奏道∶“太后赐珍妃子全尸,卑职已准备了鹤顶红,白凌布,请珍妃自选。”

  珍妃长叹一声∶“上吊,服毒,我都不想。御花园中一口古井,那是我和皇上经常去玩的地方,能不能让我在那里长眠?”

  龙胜保也不敢作主,抬头望了望李莲英,李莲英心想,只要把珍妃处死就行,至于如何死法,倒也不必过问,因此点了点头。

  “请珍妃子前住御花园。”

  于是,珍妃便向御花园走去,龙胜保紧跟着她。

  “爱妃!”光绪帝心加刀割,含泪叫了一声。可是珍妃对这个负心男人看也不看,连头都不回,大步走开。光绪帝肝畅寸断,一下子昏倒了!李莲英吓了一跳,要是皇帝出了事,太后怪罪下来,他可担当不起。

  “来人啊!快来人啊!”李莲英急忙召集太监,把光绪帝扶入寝宫休息。

  御花园,一片萧条,空无一人。八国联军已经打到北京城郊了,宫中的太监宫女都纷纷自己逃命。珍妃望着御花园的小桥流水,心中饱含对光绪的忿恨。

  这时后,她心中巳有一个意念∶“一定要活下去!”她左右一望,身后只有一个龙胜保在押送,四周一个人也没有!“真乃天助我也!”珍妃心中暗喜。她决心用女性的魅力来挽救自已的性命!

  “太后和皇帝,都是这么无情无义,我何必为她们守贞送死?”珍妃能够在宫中众美女中脱颖而出,夺得光绪帝的宠爱,她对付男人的本事,自然不在话下。珍妃盛臀左右摇晃,人有求生的本能,女性的求生本能更强。珍妃偷偷瞟了龙胜保一眼,只见他一双眼睛紧紧盯住她的背影。珍妃知道,只有说服这个男人,她才能活,想到这里,她的屁股一左一右,扭得更厉害了。

  这时候正是夏天,珍妃穿的是薄薄的丝绸,一个肥大屁股充份地凸了出来,左右摇晃,使得龙胜保一颗心也不由得随着摇晃起来┅┅他早已久闻珍妃的艳名,现在亲眼一看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

  “可惜,她就要投井自杀了。”龙胜保是个死脑筋的忠臣,虽然有些心动,但却不敢有非份之想。皇妃,对他来说真是太大了。

  “噗通”一声,水花四溅!龙胜保定睛一看,只见珍妃不知怎的,竟然从小桥上跌到水中去了。

  “她不是要投井自尽吗?怎么投河了?”龙胜保正在诧异之间,只见珍吧从河中站了起来。原夹这小河很浅,只淹到膝盖而已。

  可是龙胜保却呆往了!珍妃全身湿透,她的丝网衣服一浸了水,变或透明一层,紧禁贴在身上,好像她完全没有穿衣服样!骄挺的白雪山颤动着┅┅雪山顶上的红枣分外鲜红┅┅两条白嫩的大褪,修长,疲弱┅┅大腿的顶端,一大片黑黝黝的水草┅┅龙胜保的眼睛连眨都没眨一下,睁得大大地,似乎要把这块白肉吞吃了!全身的血液刹那间抓速流动,一直冲到裤裆中┅┅珍妃站在河中,看见龙胜保一副垂涎三尺的样子,心中暗喜,便故意哀求∶“龙都统,快来救我啊!我的双腿被河泥吸住了!”

  龙胜保一看,珍妃陷在河中,如果不去救她,她就一直站在那,变成不可能去投井自杀,自己就不能完成慈禧太后交代的任务,不仅无法向李莲英交代,而且恐怕要被斩首。

  想到这里,龙胜保便跳入河中,走到珍妃面前∶“珍娘娘,奴才要无礼了。”

  因为他必须用双手抱起珍妃的身体,才能上岸。而在封建时代,一个臣下用手接触皇妃娘娘的肉体,那也是欺君之罪。

  “唉呀,是甚么时侯了,还说这些客气话干甚么!”珍妃风情万种地把双手搂住龙胜保的脖子。龙胜保一手托住她的肩背,一手托住她的屁股,一步一步向岸上走去。

  这一段路其实很短,可是在龙胜保心中,却很长很长┅┅珍妃双手搂住他脖子,一双媚眼紧盯住地,频送着诱惑的眼光┅┅嫣红的樱桃小嘴就在他面前,欲拒还迎┅┅双峰紧紧挤压着她的胸脯,传来无比的热力┅┅一手托着多肉的屁股,又趐又软┅┅龙胜保一颗心乎要跳出来┅┅全身血管几乎要灿炸了!

  “不,不能非礼娘娘!”龙胜保极力警告自己∶“她快要死了,那么可怜,不能沾污她!”

  老实的龙胜保,闭上了眼睛,把珍妃抱上了河岸边的草地上“请娘娘升天!”龙胜保跪下来,催促珍妃自尽。他希望珍妃快死,就可以克制自己的邪念。珍妃一看龙胜保面红耳赤的样子,知道自己求生有望了。她又扮出楚楚可怜的样子,抽泣着∶“龙将军,我不想投井!”

  “为甚么?”龙胜保下由一怔。

  “投井被水淹死,全身要浮肿溃烂。”

  珍妃倚着胜保的肩榜,撒娇道∶“我那么美的人,死得那么难看,我不投井。”

  胜保一听,也有道理∶“那么,娘娘服毒自尽吧?”

  “喝毒药,痛得半死,又要七孔流血,太难看了!”

  “那┅┅娘娘悬梁自尽吧?”

  “上吊?舌头要吐得好长,我怕┅┅”

  “那┅┅”龙胜保为难了∶“娘娘想怎么死法呢?”

  珍妃双颊通红∶“我想,要全尸而死,最好的方法就是被c死!”

  “c死?”龙胜保糊涂了∶“用匕首c心窝?”

  “不,不是用匕首,是用棍子!”

  “棍子?”龙胜保更糊涂了∶“我没带啊!”

  “你已经带了!”珍妃说着,伸手到龙胜保胯下用力一握!

  “啊!”胜保顿时全骨震撼!

  他没想到这陋高贵骄宠的皇妃,会这么滛贱地来勾引他!

  “不┅┅娘娘┅┅不行!”

  “怎么不行?”

  珍妃滛荡地煽动着说∶“反正我难逃一死,就宁愿选择最快乐的死法!”

  “不┅┅这是欺君之罪啊!”

  “傻瓜,洋人大兵压境,皇宫的人都逃光了,这里只有你我二人,谁也不知道!”

  “可是┅┅可是┅┅”龙胜保又爱又怕。

  “龙将军,我想死在你棍下,求求你┅┅”

  珍妃说着,一手紧握他的大棍,虽然隔着裤子,也可感觉到又硬又粗┅┅“求求你,好将军!”珍妃紧偎着他∶“你这么粗这么硬,一定可以c死我的!”

  龙胜保全骨麻痹了!呼吸越来越急促。珍妃说得果然有道理,兵荒马乱,所有人都自顾不暇,眼前放着一个绝色美女不享受,真是大笨蛋┅┅“可是┅┅她是娘娘,是皇妃啊!”他内心又挣扎起来。他身为都统,杀人如麻,从来不曾手软。可是今天要处死这个皇妃,却使他矛盾。

  “龙将军,时间不多了!快来吧!”

  珍妃说着,仰身躺在草地上,缓缓举起她白嫩的双腿,缓缓分开┅┅天生一个仙人洞,白的白,红的红,黑的黑┅┅水汪汪,湿润润,鲜艳艳,粉嫩嫩┅┅龙胜保定住了!像木偶一样!

  珍妃高高地分开双腿,她等待着。生与死,就在这一刹那。

  如果龙胜保克制了x欲,她的生命就完蛋了!龙胜保呆了片刻,突然间他狂吼一声,像饿虎擒羊一般,扑倒了珍妃!

  “我来c死你吧,娘娘!”

  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

  珍妃之二上集讲到珍妃被慈禧太后赐死,光绪亦无力救佳人,珍妃只好随着执行死刑的龙胜保去投井死。在去的途中,珍妃顿然产生肉诱龙胜保,自己救自己的念头。英雄难过美人关,龙胜保亦下例外,于是┅┅话说那珍妃施展出她狐魅般的性感魔力,终于把龙胜保引诱到她身上去┅┅珍妃一边滛声浪叫,一边斜眼偷看龙胜保,观察这个杀人魔王的表情。

  只见龙胜保满脸胀得通红,脖子上青筋一根根浮了起来,头额上,一颗颗豆大汗珠不停地滚下,圆睁的双眼饱含着兽性┅┅“他已经开始癫狂了。”

  珍妃心中暗喜,但是她并没有松懈下来,她一生聪敏,对男人的心理了加指掌,何况现在到了性命交关的时刻┅┅“龙胜保从前见到我就屁滚尿流,现在居然敢肆无忌惮j滛我,无非是因为他手操生杀大权。只要事毕之后,杀了我灭口,便可神不知鬼不觉了。一方面可以回报慈禧太后,另一方面又可掩饰他的滛乱┅┅”

  珍妃心中越想越怕,眼看龙胜保喘若粗气,十指头c住她的肥肉┅┅“他接近崩溃了!”

  崩溃之后,龙胜保即会x欲消退,清醒过来,到时侯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,杀死珍妃┅┅“一定要延缓他的崩溃┅┅”

  珍妃明如秋水的媚眼紧紧盯住龙胜保的面孔,捕捉他的每个反应。

  “啊!┅┅亲妹妹!┅┅亲姐姐!┅┅”

  龙胜保突然狂吼若,体内一股汹涌澎湃的热流即将破关而出┅┅“好哥哥!┅┅情哥哥!┅┅”

  珍妃一边浪叫着,一边立即将体内的某个部位的肌肉紧紧收缩┅┅龙胜保突然感觉到,汹涌的热流冲到了闸门口,闸门却牢牢紧闭!

  热潮像海浪,一个攻击失败,悄悄撤退而去,重新积蓄力量┅┅“又来了!姐姐,我不行了!”

  龙胜保狂吼若,他感觉到体内的热流又发动新的更大攻势┅┅“我也┅┅成仙了!”

  珍妃更加尖声浪叫,暗中更加使出力量,再次收缩肌肉,紧夹阻止龙胜保热潮猛扑闸门,闸门摇摇晃晃,但终于在生力军的支援下,力保不失。

 

章节目录